蒋介石,戒色痛苦经历:当年他也上青楼

孟子说人有两种天性:食与色。但是,孟子又主张,人必须遵守道德规范,否则和禽兽就没有差别。清朝道学家唐鉴曾提出:“不为圣贤,则为禽兽。”

教你戒除淫邪

从蒋介石的日记里可以看出,他好色,但是,同时又努力戒色,力图做“圣贤”,不做“禽兽”。为此,他和自己的欲念进行过长达数年的斗争。

蒋介石,戒色痛苦经历:当年他也上青楼

1919年2月,蒋介石在福建曾勉励自己:“好色为自污自贱之端,戒之慎之!”次月,他从前线请假回沪,途经香港,曾因“见色起意”,在日记中为自己“记过一次”。不料第二天,他就在旅馆中“见色心淫,狂态复萌,不能压制矣”。不过,他当晚又检讨:“介石以日看曾文正书,不能窒欲,是诚一生无上进之日矣”!他勉励自己,在花花世界努力“砥砺德行”。

在上海时,蒋介石有一个相好名叫介眉。这个介眉是个青楼女子,对蒋介石一往倾心,给他写信说:“倘然我死,亦是蒋家门里个鬼,我活是蒋家个人。”

蒋介石收到此信后,不为所动,决心以个人志业为重,斩断情丝。1919年5月25日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蝮蛇蛰手,则壮士断其手,所以全生也;不忘介眉,何以立业!”

蒋介石,戒色痛苦经历:当年他也上青楼

蒋介石似乎认为青楼女子都是只看钱的,没有真正的感情,1919年10月1日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妓女嫟客,热情冷态,随金钱为转移,明昭人觑破此点,则恋爱嚼蜡矣!”

10月2日:“以后禁入花街为狎邪之行。其能乎,请试之!”

10月5日:“自有智觉以至于今,十七八年之罪恶,吾以为已无能屈指,诚所谓决东海之水无以涤吾过矣。吾能自醒自新而不自蹈覆辙乎?噫!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世人可以醒悟矣!”

以上可以看出,蒋介石曾有一段时间爱出入风流场所,但他心里又很清楚这样不对,于是努力克服着色欲,这个过程应该是相当痛苦的吧。

蒋介石,戒色痛苦经历:当年他也上青楼

经过一段时间控制色欲好像效果不错,如下:

1919年10月30日:“自游日本后,言动不苟,色欲能制,颇堪自喜。”

1919年11月2日:“今日能窒欲,是一美德。”

1919年11月7日:“欲立品,先戒色;欲立德,先戒侈;欲救民,先戒私。”

但不久之后好像色瘾又犯了:

1920年1月6日:“今日色念突发,如不强制切戒,乃与禽兽奚择!”

1月14日:“晚,外出游荡,身分不知堕落于何地!”

1月15日:“晚归,又起邪念,何窒欲之难也!”

1月25日:“途行顿起邪念。”

蒋介石,戒色痛苦经历:当年他也上青楼

蒋介石就这样活在“天人交战”之中,着实痛苦。1921年全年,蒋介石都在继续处于“天理”与“人欲”的交战中,在他日记中多次体现。

1月18日:“我之好名贪色,以一澹字药之。”

5月12日:“余之性情,迩来又渐趋轻薄矣。奈何弗戒!”

9月10日:“见姝心动,又怕自馁,这种心理可怜可笑。此时若不立志树业,放弃一切私欲,将何以为人哉!”

9月24日:“欲立品,先戒色;欲除病,先戒欲。色欲不戒,未有能立德、立智、立体者也。避之犹恐不及,奈何有意寻访也!”

9月25日:“日日言远色,不特心中有妓,且使目中有妓,是果何为耶?”

9月26日:“晚,心思不定,极想出去游玩,以现在非行乐之时,即游亦无兴趣。何不专心用功,潜研需要之科学,而乃有获也。”

12月1日:“陪王海观医生诊冶诚病。往游武岭,颇动邪思。”

12月8日:“邪心不绝,何以养身?何以报国?”

蒋介石,戒色痛苦经历:当年他也上青楼

到1922年,蒋介石得戒色行动好像基本上成功了,全年日记中只有两处说邪念又起……

有人说,正经人谁写日记,但是一个人如果能坚持几十年写日记,这绝不是一般人,这份坚持我想很多人难以做到吧。

教你戒除淫邪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