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“颠倒乾坤自敢当,蛾眉岂必远朝堂?空碑无语迎残照,任尔酸儒纸上忙。”——李寒秋

天地之始,混沌初开,三皇五帝,造福黎明。中华民族从漫漫长夜中走来,挑着一盏灯光微弱的煤油灯,国家将这条路打平,“天下为公”也已一去不复还,接下来的千秋万世,便是各家势力粉墨登场、称皇称霸的高光时刻了。

逐鹿中原者,女性尚乏史料可陈,然而有一名女子傲立时代的洪流之中,扛起了女皇帝的大旗,是首位也是末位。自武则天始,女性玩弄权术的幕布被彻底揭下,后宫与朝廷似乎不是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,皇帝恰恰充当了其中的桥梁。

武则天,穷尽一生追求权力的巅峰,最后还不是得堕入男色之中,谁也逃不过这温柔乡的诱惑。面对武则天没日没夜地沉浸于酒色之中,狄仁杰实属不可当作天下太平,贸然顶撞、直言上谏,谁知看了武则天的一个东西便哑口无言了。

一、从武媚到君王

生于唐朝建国功臣之家的武则天本应像广大官宦之女一样,衣食无忧,加冠之时嫁入另一个官宦家中,维系血统地位的尊贵,然而却事与愿违。只因武则天和两位兄长不是同父同母的胞妹。

在武则天十余岁时,父亲去世,家中大臣落在了两位兄长手中,因为当时的荫蔽制度只能延展到男性统治者,武则天和母亲、妹妹的命运仿佛走入了漫漫的长夜,也是从这时起,武则天的心机开始培育起来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冥冥之中自有安排,不久后李世民因听闻武家小女初长成,面容姣好,于是便下旨派人将武则天召入宫中。太宗一见,果然欢喜,于是便给武则天安了“武媚”的名号,自此世上便多了个武媚娘。

谁曾想,李世民也只是图一时之乐,尽管他对武则天有过新鲜感,但最终也没有将其扶为皇后。独守空房之时,太子李治倒是和武则天对上了眼,开始了不符合纲常伦理的爱恋。

公元649年,李世民驾崩,妃嫔之中部分人随先皇而去,部分人尼姑庵遁入空门,武则天属于后者。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草草了事,谁知登上皇位的李治竟然三番五次地入庵与武媚娘私通,媚娘还抱怨他为何不接她出去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改头换面后,武媚娘摇身一变成为了曾经是自己儿子的妃嫔,虽无皇后名分,却与皇后平起平坐,晚年更是与唐高宗李治共理朝政,由于年老色衰,皇帝的龙颜在夕阳下露出了重重的老态,武则天距离独掌大权更近了一步。

公元683年,武则天送走了自己第二任丈夫,将第三个孩子李显扶为皇帝,但自己却临朝称制,成为了类似于慈禧太后式的人物,然而武媚娘手腕更硬。李显继位仅一年,便因出言不逊得罪武则天而被贬为庐陵王。

洗尽铅华,武则天凝视苍穹,时机已到,武则天一改往日母仪天下之慈祥之态,废唐为周,建立起了武周政权。飘扬在神州大地上的皇旗失了颜色,泼墨换成了大大的“武”字。武则天开始了自己的批天斗地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二、武则天的“朝中戎马”

武则天即位后便着手李唐政权的遗留,但大臣是万万不可乱动的,包括狄仁杰在内。为何?

新政权固然需要树立新的权威,但其根基是不可动摇的,朝中大臣作为李唐江山的固本人物,能载舟亦能覆舟,武则天并不是不知道百姓的作用。况且朝中上下对于武则天的做法是充满非议的,骆宾王甚至还写出了讨贼檄文。

面对如此空前的政治态势,武则天处理得相当到位。既然重症猛药下不得,那就采取慢性攻破的方式,干脆在全国上下大搞举报制度,举报有奖,被举报者连坐。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此外,武则天更大修天下氏族志,将李氏贬到三等之外,武氏当然是稳稳的第一。既然李氏的社会地位下降了,社会上巴结李氏的势力也无可避免地会减少,武则天开始了自己的“李氏清除计划”。

根据林语堂先生的《武则天外传》记载,武则天在位期间一共屠杀了三十多名李氏宗亲,最后还是在众大臣的求情之下才放弃了血腥的屠杀行动,作为李唐忠臣的狄仁杰为何迟迟不曾露面呢?

实际上,狄仁杰在唐高宗在位时便已名声大噪,当时他被安排在大理寺断案,一年之内一共断了7000多宗案子,而且居然全无冤案。所到之处,一片安居乐业之象,狄仁杰这号人物,自然也就入了武则天的法眼了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公元691年,武则天称帝后一年,狄仁杰从洛州司马升至地官侍郎,更进同凤阁鸾台平章事,此时的狄仁杰已经贵为宰相,可以算得上和武则天正式对线了。

退一万步说,武则天在朝政之上处理问题并不大,延续了唐太宗以来政治清明的风气,综合国力不减反增,狄仁杰面对政绩如此辉煌的圣上,心中当然是欣慰多于埋怨。就算国号改为了“周”,但李唐的内核仍然不死。

唯一让狄仁杰恼火的恰恰不在公而在于私。武则天“晚年好色”,便仿照历代男皇帝的做法,也养了一宫“男宠”,以张易之和张昌宗为首的面首们一度达到干扰内政的程度,令狄仁杰心忧不已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踌躇着,狄仁杰正等待着跟武则天坦白那一天。

三、女皇的奇迹

在最终的坦白前,狄仁杰以上奏的方式规劝武则天以天下为重、为龙体为大,于情于理,武则天都没有理由拒绝。于是,武则天将后宫男宠全然遣散,但留下了最心爱的张易之和张昌宗。

每过一天,狄仁杰便焦躁一分。狄仁杰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与武则天独谈起来。狄仁杰本着臣子的一番赤子之心,义正言辞地向武则天说明了沉迷男色的危害,并一再指出武则天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晚年的人或许都有一种迟来的倔强,这在帝王之上体现得更加明显。

且不论狄仁杰损害了一个女人最基本的尊严,就算是放在君臣关系层面上,武则天也是不容调侃的。然而,武则天守住了帝王的威严,不仅没有龙颜大怒,反而轻声示意狄仁杰近身。

随后,武则天摸了摸自己的眼角,表示自己的眼角纹少了不少,同时,武则天还张开嘴巴让狄仁杰观看自己新长出来的牙齿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如此一来,狄仁杰便不好再说什么了。张易之和张昌宗是武则天最后的底线,狄仁杰相信武则天为了这两个人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。

小结:

孟子云:食色,性也。作为社会上活生生的个体,自身的生理和心理需要必然是要寻求一定的解决方法的,凡人且如此,贵为一国之君的武则天怎会不懂个中难捱的滋味?只不过在天下人的眼中,武则天首先是一名统治者,是真理的化身。

我们不妨换位思考,武则天在后宫中养面首无异于男性皇帝在后宫中几近骄奢淫逸之态,不过是性别之间的对换罢了,况且古今以来,还真没有人能对皇帝的私生活指指点点的,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不影响国家正事的情况进行的。

狄仁杰劝武则天“戒色”,武则天给他看了“一物”,使其哑口无言

众人将武则天捧上天际之时,忘记如何将其平稳地接下来了,神龙之变后,武则天自身起码还能保个善终,可怜了后宫的面首们,尤其是张易之和张昌宗两兄弟,身首异处、背井离乡,曾经之荣华富贵全化作一江春水。

至于武则天黑发复长、嫩芽出土的传说大多已经不可考,这些正面书写就有帝国书写模式的感觉,且不论武则天的私生活如何,其在政时间延续的贞观风气成为唐文华不可或缺的部分。

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e乐园网立场,若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!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