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红杏出墙,千万富豪遭老婆谋杀!

四川一女子“红杏出墙”,被身家千万的丈夫知道后,多次遭其拳脚相加。她伙同情夫将其杀死并焚尸。

身家千万的富翁一夜之间突然失踪,是生意失败而外出躲债,还是被人谋杀?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,一个让所有人感到意外的嫌疑人浮出水面。

今年1月18日,经过近两个月奋战,(成都)青羊警方成功破获此案。昨(19)日,该案专案组成员、青羊区公安分局金沙派出所副所长孔文,独家披露了该案侦破的始末。

与友外出丈夫失踪

“警官,我爸爸失踪了!”去年11月27日晚8点,两名女子急匆匆地走进金沙派出所,报警的少女名叫杨丽(化名),同行的中年妇女是其继母朱小兰。据朱小兰讲,当月24日凌晨1点左右,她和丈夫杨勇(化名)打牌归来,驾车行至金阳路时,与丈夫一朋友相遇,随后,两人以谈事为由双双驾车离开。回到家后,她给丈夫打了几次电话,但一直没人接听。半小时后,电话已经关机。虽然心里十分疑惑,但朱小兰并未多想。两天过去了,杨勇音信全无,似乎突然从人间蒸发了。经过四处打听,杨勇的朋友均称这两天没见到过其本人,纷纷猜测杨勇可能出事了。无奈之下,家人只好报了警。随后,民警将杨勇作为失踪人员进行了处理。

  妻子话中露出疑点

据朱小兰讲,丈夫杨勇是做工程的。民警推测,由于杨勇身家上千万,不排除有被谋财害命的可能。随后,民警立即对朱小兰进行仔细询问。

民警发现,朱小兰根本就说不清楚杨勇失踪当晚与其一道离开的朋友的身份,只是称从没见过对方,至于对方的车型、车牌号甚至汽车颜色全都答不上来。甚至连事发时间也前后不一,一会称丈夫是23日凌晨失踪,一会又称是24日凌晨失踪。至于最后打电话给丈夫的时间,她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:凌晨1点24分。

  女儿反映继母可疑

民警发现,与满脸焦急的女儿杨丽相比,其继母朱小兰显得十分从容,丝毫不见焦灼之色,加之其前后话语出入较大。在离开派出所之前,民警特意将杨丽叫到一旁,吩咐她暗中留意朱小兰是否有反常之处。

回家途中,朱小兰突然向杨丽打听杨勇的股票交易密码,称杨勇在离开时曾叫她密切留意股市变化,一旦股市下滑,及时将家里的股票抛售。杨勇生死未卜,作为妻子的朱小兰不急于去寻找,却将注意力放在财产上,这让杨丽提高了警觉。经过暗中观察,杨丽发现朱小兰除了大肆变卖家中的金银首饰、打着杨勇的旗号四处讨债外,每天早出晚归,一如既往地在外豪赌。27日,根据杨丽反映的情况,警方判断杨勇被害的可能性较大,并立即成立专案组。

  妻子出墙短信泄密

经过调查,民警发现朱小兰有一个情人,名叫李四祥,外号“老七”。两人于几个月前就在大石西路附近某小区租房同居,杨勇失踪后,两人更是出双入对,俨然一对情侣。去年8月,李四祥曾秘密潜入杨家,对知晓此事的保姆进行威胁。同时,朱小兰和杨勇均为再婚,2003年结婚后,育有一女,还不到4岁。由于朱小兰沉迷赌博,平日夫妻间争吵不断,几年来,杨勇为妻子还了上百万元的赌债。特别是得知妻子红杏出墙后,杨勇一度怒不可遏,并多次对妻子拳脚相加。去年,两人离婚,但一个月后又复婚。

通过技侦手段,专案组发现,在杨勇失踪的当晚,朱小兰和李四祥之间曾有过密切的短信联系。其中,部分短信内容十分可疑:“我们已经出来了,你们做好准备。”“事情搞定没有?”“找个隐秘的地方见面”等。

  警方出更嫌犯落网

种种迹象表明,朱小兰有重大作案嫌疑,专案组立即对其进行了秘密布控。

今年1月初,专案组对李四祥的住所进行了摸排,发现其身边随时都有两名马仔同行,专案组据此判断,两名马仔很可能就是李四祥的同伙。1月18日,警方接到杨丽的电话,称朱小兰四处套现成功,已收拾好家中细软,有离家出走的迹象。专案组成员立即前往李四祥的出租房,将其马仔王某挡获。随后,在杨勇位于金沙车站附近的家中,民警将朱小兰和李四祥双双挡获,另外一名马仔冯某成为漏网之鱼。

  出墙妻子谋杀丈夫

据李四祥交代,他与朱小兰相识于牌局,两人一见如故,迅速坠入爱河。期间,朱小兰多次找到李四祥哭诉,称自从两人苟且之事败露后,自己饱受丈夫的虐待。去年11月,朱小兰提出“一了百了,干脆把杨勇做了,他的财产就是我们的了”。李四祥同意了,并制订了详细的作案计划。

去年11月24日,得知当晚杨勇会在西门某茶楼打牌后,朱小兰立即作了布置。凌晨1点左右,朱小兰向李四祥发去短信:“我们结束了,你们快准备!”随后,李四祥立即带着两名马仔驱车前往附近设伏。在金阳路口,3人将杨勇的汽车逼停后,强行将其架出,带往新津一偏僻处,3人联手将杨勇活活勒死。

随后,3人将汽车朝雅安方向开去,途中,买了一桶洗涤剂,在倒掉洗涤剂后,用空桶从加油站打来汽油,打算用于焚尸。凌晨4点左右,3人在洪雅县一偏僻山沟里将杨勇的尸体焚毁。

  又气又恨父亲和女儿心碎了

昨日下午2点,记者在杨勇生前居住的小区门口见到了他的家人。

杨丽说,今年1月19日,她随民警一起赶到洪雅县,在一个小山坡上,她见到了日夜思念的父亲,但此时的他已经化作一堆黄土。周围的村民告诉她,一个月前,他们闻到一股臭味,发现是一个烧了一半的男尸,旁边还残留着半只袜子。后来,老乡就地挖了个坑,将尸体埋了。“当时,我人都傻了,双腿发软,站都站不稳。”说话间,杨丽的声音几度哽咽,泣不成声。她说,父亲的死,让她心力交瘁,眼下,她希望能尽快除去心里的阴影,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“把她杀了都不能解我心头之恨。”杨勇的死,最伤心的莫过于78岁高龄的杨父。嘴里念叨着儿子的名字,老人老泪纵横。他说,平日里,杨勇和朱小兰争吵不断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杀死儿子的凶手,竟然是自己的儿媳。杨勇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总觉得有坏人要破门而入,他常常半夜起来,用铁桶将房门堵死。

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e乐园网立场,若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!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