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生死三重门

早在唐懿宗执政期间,山势陡险、古木参天的怀玉山中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天然迷宫,当地人称之为仙人窟。

仙人窟内洞套洞,洞连洞,玄关遍布,即便神仙驾临,若没有好记性,也会迷得晕头转向找不到北。

但就在这座诡异莫测的石窟内,却住着一帮20岁左右的年轻人,天天舞刀弄枪,偶尔也做杀手生意。

其中,功夫最好的当算马威、马武兄弟。

一天午后,马武正在桃花洞内练功,无意中听到一阵苍老的声音从洞外传来。

是师傅温玮的声音。

温玮自幼喜好武学,小小年纪便拜高人为师,练得一身出神入化的好本领。

马武急忙迎出去,想讨教几捂,没走几步却又收住了脚。

透过洞口倒垂的石幔望去,只见师傅带着韩健、宋善钧和符魁、符梧两兄弟走向生死门。

在仙,人窟住了七八年,马武从未进过生死门。

听说,打开生死门,便是生死洞。洞内有三道门,每一道都凶险万分,稍有不慎就会搭上性命,魂归地府。

韩健等四人的武功虽说不上差,可跟大哥马威比起来,尚差一大截,师傅带他们要去干什么?

马武不由得心生纳闷,便悄悄跟了上去。

站在石门前,师傅温玮一脸肃容开了口:“韦保衡为人奸诈,诡计多端,是个非常难对付的人。而这次行动只许成功,不容有失,所以,为师必须启动生死门,慎重挑选人手。如果你们四兄弟没把握,可以选择退出,而一旦进入石门,再无退路可寻。”

侧耳细听,马武听出了个大概,这是一次极其危险的刺杀任务,只有顺利通过生死门考验的人,才有资格去执行。

心里想着,马武快速转身,直奔狮子洞。

狮子洞是马武兄弟和康孝义、赵勇在仙人窟内的住处。

眨眼工夫,马武已撞开门,急急忙忙喊:“大哥,康兄弟,快过来,我有事要和你们说。”

马威生性孤僻,平素沉默寡言,除了练功就是擦拭他那把寒光四射的龙啸剑。

听到二弟招呼,马威抬起头来,静等下文。得知师傅要派韩健等人去执行任务,他二话不说,抬腿就走。

“大哥,别急,你听我说完。”马武拦住马威,恨恨地说,“你们知道要刺杀的人是谁吗?”

“谁?”康孝义和赵勇也围过来,齐声问。

马武一字一顿地道出一个名字:“韦保衡。”

韦保衡?

马威先是一愣,接着猛地推开马武奔出了狮子洞:“既然是这个信口雌黄、十恶不赦的狗贼,更应该由我去结果他的狗命!”

“还有我。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马大哥,我跟你一起去!”赵勇抄起鬼头刀,快步跟上。

康孝义也不甘落后,咬牙切齿地说:“在仙人窟待了八年,我苦等苦盼的便是这一天。走,咱们去跟师傅请命,我要用恶贼韦保衡的狗头祭奠我含冤死去的爹娘!”

被列为行刺目标的韦保衡可不是一般人物,如今官居集贤殿大学士,备受当朝天子的倚重和信任。

不仅马威马武两兄弟对他恨之入骨,仙人窟的每一个年轻人都和他有一笔血债要清算。

提起这笔债,不能不说短命公主李梅灵。

李梅灵是唐懿宗的长女,被册封为同昌公主。

同昌公主心灵手巧,温柔娴淑,越长越像号称“长安第一美人”的母亲郭淑妃,因而被懿宗视为掌上明珠。

等到公主大婚,懿宗几乎把国库中所有值钱的宝物都作为陪嫁,搬进了公主府。

就算盛唐时期的高阳公主、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,若见了她那份儿举世罕见的嫁妆,也会眼馋不已。

而既抱得美人归,又捞到天大实惠的,恰是新科进士韦保衡。

俗话说,朝中有人好做官,娶了金枝玉叶,老丈人又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韦保衡平步青云,飞黄腾达。

祖坟冒青烟,功在同昌公主,韦家老老少少都把同昌公主当祖宗一样供着,吃饭有人喂。出门有车坐,到哪儿都有一群侍从前呼后拥,小心伺候。

据传,同昌公主经常吃一道菜:“灵消炙”,是用喜鹊舌、羊心尖烹制出来的。没几年,满长安再难看到一只喜鹊。

然而,奢华的生活并没给她带来幸福。婚后第二年,同昌公主便身染怪疾,一病不起。

皇帝女儿要出点儿差池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韦保衡慌了手脚,四处寻遍名医,给同昌公主服用了无数名贵草药,主管御医马奇、韩宗绍等人更是带着20多位名医天天守在病榻前,连眼皮都不敢合一下。

真是怕啥来啥,转过年,最受皇上宠爱的同昌公主还是一命归西,香消玉殒了。

公主殁了,韦家如临大敌,生怕皇上怪罪下来,诛灭九族。

关起门嘀咕了半天,韦保衡想出个狠招:让御医当替罪羊。

果不其然,懿宗大怒,要追究韦保衡的罪责。

韦保衡吓尿了裤子,哆哆嗦嗦一通添油加醋,说是御医诊断不当用错药,害死了公主。

正在悲愤之中的懿宗不由分说,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:杀!

在这桩骇人听闻的惨案中,因遭受韦保衡恶语中伤而人头落地的不光有马威马武的父亲马奇、康孝义的父亲康仲殷、韩健的父亲韩宗绍等20多个曾为同昌公主看病的御医,还包括他们的亲族共300多人。

幸亏时任京兆尹的温璋暗中相救,这十几个孩子才侥幸逃过这次死劫,被偷偷护送到大哥温玮研习武略的仙人窟。

转眼八年过去了,身负血海深仇的马威等孤儿都已长大,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复仇之日的到来。

眼下,机会终于来了。

三拐两拐,马威奔到师傅温玮面前,直截了当地问:“师傅,您派韩健兄弟出马,是不是要杀韦保衡?”

“不是杀,是请他到这儿来。”温玮正色说,“当年,韦保衡颠倒黑白,害了那么多无辜性命。我二弟几次进谏,结果惹恼了皇上,落了个革职查办、含冤白尽的凄凉下场。数日前,皇上生病,久治不愈,韦保衡又胡说八道,蛊惑皇上将段神医等十几人打入死牢。要想救他们出狱,只能让韦保衡写下自悔书,认了诬陷罪状,给天下人一个说法。”
“师傅,让我们兄弟去吧,我保证把韦保衡的狗头给您带回来……”

“我要的是活人,不是死人。”温玮打断马威的话,看着生死门,“韦保衡情知树敌太多,在府内设下了重重凶险无比的机关暗道。但为师深信,若能顺利通过师祖设计的生死门,捉回韦保衡当不在话下。”

“扑通”,马威、马武和康孝义、赵勇同时跪了下去:“去韦府九死一生,韩健和符魁兄弟比我们小,不该以身犯险。”

“该谁去,生死门说了算。”温玮按动机关,只听“轰隆隆”一阵闷响,厚重的生死门缓缓开启。

“这个时辰,若韩健他们还活着,差不多已闯过了三道门。若……唉,那也是天意。”温玮叹口气,接着说,“进人生死门,生死在自己。你们别怪为师无情无义,这是师祖订下的规矩。但凡执行重大任务者,务必通过生死门。谁能活着过关,谁将前往长安去请韦保衡。我还是那句话,现在,你们可以选择退出。而一旦踏入,石门关闭,再无退路可寻!”

话音刚落,马威等人大声说:“我们四人愿意闯关,誓死不回头!”

石门闭合,油灯大亮,马威四下一望,紧盯着石壁上刻着的两个大字:天刀洞。

下方还有几行小字,说的是天刀洞的规则:对面,有四个铁将军把门的石窟,每窟仅能容下一人。

而洞内的石缝里只藏着三把钥匙,在沙漏里的沙子漏完之前,最先找到钥匙并打开石窟藏身者可逃过天刀之劫。

读完规则,四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。

这一关,考的是眼力,可四个人,三把钥匙,动作慢的注定要把性命留在天刀洞。

看到沙漏漏得很快,马武禁不住心头一“咯噔”,忙叫:“大哥,赶紧找吧,时间不多了!”

康孝义身形灵活,轻功不错,纵身一跃,便如猿猴般攀上洞顶,逐条石缝查找。

其他三人也分头行动,片刻之后,马武欣喜地喊出了声:“我找到了,我找到了!”

“我也找到了!”康孝义从石缝里抠出一把金灿灿的钥匙,跳向第一个石窟。

说来也巧,将钥匙插进锁扎一旋,“咔吧”,干净利落地打开了石窟。

马武见状,箭步奔向第二个石窟。马威和赵勇也同时发现了最后一把钥匙,又同时出手去抓。

恰恰此时,只听洞顶“铮铮”作响,成百上千把明晃晃的尖刀霍地探出,急速压下,若再不打开石窟藏身,定被戳成筛子压成肉酱!

仙人窟内皆是兄弟,生死面前,我岂能抛下兄弟不管?

马威一咬牙:硬生生撤回了抓取钥匙的手。

可让他怎么也没想到,赵勇抓出钥匙塞进他的手中,又使出全力猛地一推,径直将他推到了藏身石窟前:“马大哥,你功夫比我好,赵家68口人命的血海深仇就交给你了!”

石窟刚一打开,用时已尽,尖刀森森的洞顶与地面顷刻间合为一体。

“赵兄弟,大哥这条命是你给的,你的仇便是我的仇,你放心吧。”

悲呼声中,只觉一阵剧烈颤动,石窟豁然开朗。

出现在面前的这个洞,取名“龙吟洞”。

从洞这侧到对面的生门大约20丈远,其间仅有一条宽不过两尺的石桥可供通行。

桥下是黑黢黢的深渊,失足摔下必将粉身碎骨。

此外,还有个看似毫无用处的设置——洞右侧的石壁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锋利无比的尖刀。

“大哥,这右桥看样子很结实,并无特别之处,我先过。”马武边说边迈出了第一步。

对练武之人来说,过这石桥确实易如反掌。谁料,马威一把扯回马武,指着左侧石壁上一块像极了龙头的大石说:“我觉得,玄机在那儿。”

马威猜测的没错。

就在身边的沙漏开始下漏的那一刻,龙口大开,狂风骤起,吹得三人摇摇晃晃,站立不稳。

见此阵势,马武当即惊出了一身冷汗:上了桥,风大力猛,难保不被吹离桥面,撞向右侧的刀丛!

狂风劲吹,沙漏又在催命,如不及时通过石桥,龙吟洞就会崩塌,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来不及考虑出万全之策,马武突然笑了:“大哥,康兄弟,今生能和你们做兄弟,我马武知足了。”

“马武,你说这些干什么?”

“我要为你们打开生死门!”喊罢,马武猛力一踏,飞身扑去,死死握住龙须,用身体堵住了龙口。

马威和康孝义几个纵跃,有惊无险地奔过了石桥。

马威大喊:“小武,快往这边跳,我们接住你。”

但马武已耗尽力气,一松手便如风筝般轻飘飘荡向寒光闪闪的刀丛:“大哥,马家的大仇就靠你了。来世我们再见!”

“马武!”

过了两道生死门,折损了两个好兄弟,马威和康孝义红了眼,将满腔的仇恨都记在恶贼韦保衡的账上。

面对最后一道石门,马威抽出龙啸剑全力劈击。

剑石相撞,火星飞溅,石门却纹丝不动。

不,门侧的沙漏动了。

等沙子漏光,这个“血祭洞”会探出千百把利刃,和天刀洞、龙吟洞一样将人戳成血葫芦!

既然叫血祭洞,自当以血开启生死门。

规则上写得一清二楚,只要用血滴满与石门相连的那个拳头大小的瓦钵,就能逢凶化吉,逃出去。

可时间即将耗尽,就算两人一起割腕注血也来不及了。

要想活命,眼下唯有一招儿险棋。想到此,马威一狠心正要动手,出人意料的是,康孝义却抢先一步将长剑架上了他的脖子。

明摆着,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:断臂注血。

“康兄弟,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?我马威想做的事,除了师父外,还没谁能拦得住我。”马威直视着康孝义,“当年,我们兄弟结义可存言在先,今生今世永不刀剑相见。”

“马大哥,别怪兄弟无礼,你扔了剑,我就放开,快扔啊。”康孝义急切地催促。
情形紧迫,不容僵持,马威垂下手臂,作势欲扔。康孝义挽个剑花,以最快的速度削向自己的左肩。

马威陡然出手,在架开长剑的一刹那,又飞起一脚将康孝义踢翻在地,接着挥剑冲左臂砍下:“康兄弟,你也是仙人窟一等一的高手。此次复仇,有韩健相助,你们定能马到成功!”

“马大哥,不要啊……”

危急之际,一粒石子破空飞出,轻松荡开了马威的龙啸剑。

是师傅温玮。

不知何时,温玮已走进血祭洞,立在两人身后。

愣愣看去,马威和康孝义全呆住了——一同跟来的,居然是马武和赵勇!

“小武,赵兄弟,你们……”

“大哥,我们……我们愧对师傅的教诲,让师傅失望了。”马武羞愧难耐,连连摇头。

这时,韩健等四人也走进了洞。

上上下下一打量,马威顿觉惊讶,连闯三道生死门,四人竟只有手指破了点儿皮!

怎么会这样?马威和康孝义一头雾水。

温玮没有解释,又带着众弟子返回天刀洞。

韩健从石缝里找出那三把钥匙,递给马威。

仔细一看,钥匙却是一模一样的,任何一把都能轻松打开四个石窟上的铁将军!

赵勇说,在天刀落下的瞬间,他脚下的石板也同时打开,救了他的命。

走进龙吟洞后,通过石桥则更为简单:狂风能吹跑一个人,却无法吹跑由四人并排紧靠在一起搭成的人墙。

韩健他们就是如此通过的,而马武做出的举动,纯属匹夫之勇。

只要齐心协力过了这两关,打开血祭洞的生死门自然轻而易举——一人只需数十滴血就能注满石钵!

“你们兄弟情深,苍天可鉴,也让为师备感欣慰。”温玮话题一转,郑重地说,“不过,经历了这番考验,请你们一定要记住生死门的教训: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。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,都要团结一致,共同面对。更重要的是,即使身陷绝境,也不能轻贱生命。生命在,希望就在;命要没了,可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两日后,坊间传言四起,说不知是从何方来的神仙,神不知鬼不觉地避过韦府的重重机关,并在近百名护院高手的眼皮底下掳走了韦保衡。

又过了两日,长安城内的大街小巷在一夜之间贴满了韦保衡的悔罪书,御医被屠案的真相大白于天下。

没多久,唐懿宗在弥留之际留下遗诏,不光赦免了为他看病的段神医等几十个御医的死罪,还为当年含冤被斩的御医马奇、康仲殷、韩宗绍和京兆尹温璋等人平反昭雪,修建祠堂,以供后人祭拜。

祠堂建成,摆上供案的第一份祭品,就是韦保衡的人头……

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e乐园网立场,若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!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